[随笔] 坐井观天

Posted by 胡伟煌 on 2018-10-05

坐井观天

坐井观天

​  慢慢长大,有时候才会发现有些事情是不可为的。

​  曾经在很小的时候,我发现我自己是会思考的,我以为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会思考,当时觉得很有意思。后来更大一些,也就更懂一些,知道了自己是在一个群体中的,这个群体是我可以接触到或感受到的范围,这个群体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而我只是其中一个。

​  小学,初中,高中,大学,我们就这样被一步一步地筛选上来,每个人像是一个产品又不像是一个产品,主动或者被动地选择了自己的生活。曾经你以为的全世界就是一个学校,一个县城,一个都市。年龄越来越大,经历和见识的也越来越多,你慢慢的知道了,世界也越来越大了,或者说是你知道的世界越来越大了。

​  我想起了以前的一个故事:坐井观天。青蛙和小鸟在争辩天有多大,青蛙认为天只有井口那么大,小鸟认为天无边无际,飞不到尽头。有一天,当我再想到这个故事的时候,就突然感受到曾经认为自己是那只小鸟,然后自己却还是那只青蛙。所能见的只有眼前这片天,只有井口那么大,因为你从出生到现在,所能见的就是你所触所及,只不过越来越靠近井口,发现井口的天空越来越大了。你从一开始就生活在井中,你根本没有意识到你生活在井中,也根本不会意识到井外还有一个世界,直到那只小鸟告诉你了。当你没有跳出井口的时候,你也无法想象天上还有云朵,云朵长什么样,是白色的还是灰色的。

​  有的人一辈子也不知道自己生活的井并不是世界的全部,就算是别人告诉他了,他知道了,也不知道井外的天地。但是不知道又不代表没有意义,自己一辈子的世外桃源不见得比别人的世外桃源差,白驹过隙,追求不同,拿什么来衡量活得有价值。又有多少人会问,我要怎样过这一生才会流芳千古。

​  我们都生活在井中,只不过不同人所生的井不一样大,每个人都在往上爬,有时候并不是为了看到更大的天空,而只是大家都在往上爬而已,然后前言后语说着看的天空有多大,看到了更多在井底没看到的东西。而有的人可能一出生就出生在井边,一落地所见的天空就如锅盖一样遍及自己的四周,广阔无边。他也不知道原来还有人生活在井底,原来有人看到的天空只有井口那么大。当他听到别人描述说天只有井口那么大的时候,他可能会冷笑一声,这是哪里来的乡巴佬。但他或许不知道他自己也生活在井中,只不过他看不到井口在哪,他所仰望的天空也是别人翱翔的天空,别人在翱翔的时候都没空来俯视他。

​  如果有一天,有一只青蛙跳出了井口,第一次看到井外的天空,他可能会愕然,他可能已经知道了井外的天空不止井口那么大,可能会更大一圈或两圈,然而他再怎么想象也无法想象到井外的天已经不是一圈两圈可以形容得了,而他愕然的天空在别人看来可能习以为常,毕竟是两个世界的人。青蛙意识到了小鸟说的天空,真的很大很大。但小鸟或许也不知道,他所看到的全世界并不是全世界,他只是看到了他能看到的全世界而已。无论他意识到或者没有意识到,他都无法去构想他没看到的全世界是什么样的。有人说也许这就够了,为什么非要看到全世界呢,你看到的全世界也不一定是你想要的全世界,你想要的全世界也不一定是你要得到的全世界,你想要并最终拼尽全力要到的全世界也不一定是你那时候想要的全世界。

​  好像生活本来就是充满悖论,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想出来,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而大多数人爬了一辈子也不一定爬到井口,看见他所谓所理想的天空,就算爬到井口也可能耗尽一生的力气,已没有力气再看下更广阔的世界了。

​  慢慢长大,有时候才会发现有些事情是不可为的。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吗?尽人事,听天命。适,可而止!

​  ​             ​  ​          ———于2018年10月5日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