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胡思乱想

Posted by 胡伟煌 on 2018-12-23

胡思乱想

​  最近又开始乱想了,走在路上脑海都有莫名的思绪在飘,而当你静下来的时候又一溜烟跑没了,都不知道去哪里找。2018年还有几天就要结束了,好像来得太快了些。

​  回想自己刚毕业的时候,总觉得还年轻,有试错的资本,比大多数人幸运的是比较早的找到了方向,不用挣扎在换方向和不得不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毕竟挺多人陷入这样的一个循环:做着自己不喜欢的事情,而又不能从中得到提升,得不到提升就无法胜任更好的工作,不能胜任更好的工作,就不得不做原来的事情,如此循环。而时间久了,你原来的工作是你下一个阶段的筹码,当你要换别的方向,原来积累的筹码便会贬值,或者说你没有你要换的方向的筹码,在当前利益最大化的情况下,你不得不继续做原来的方向,进入二次循环。这就好比大学选了一个不喜欢的专业,你必须把自己不喜欢的专业的成绩提高才可以申请转专业,当然跳出这种循环,这是一种行之有效的方法,另一种方法是从头开始,这就要权衡成本和收益。但并不是说你当前认为的无价值的东西它真的无价值,或许某一天它反而可以助你一臂之力,功不唐捐。

​  我们总是想的太多,做的太少了。我总感觉自己看得还不够远,努力地去踮起脚尖,睁大眼睛,希望可以看得更远,再远一些,但是脚掌就那么大,眼睛能看到的也就那么远,最多也就跳一跳,偶尔可以瞥上一两眼,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终究还是自己所站的台阶不够高。而这个台阶也不完全是你自己爬上去的,你的祖辈,你的父辈,还有你自己共同铸就了你当前所站的位置,只不过有的人是父辈帮忙爬的多一些,有的人是自己爬的多一些。爬台阶也是很累的,腿短的一次只能上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可能都需要迈很久,腿长的一次可能跨两三个台阶也不在话下,而有的或许靠父母或自己买了缆车的票,直接上去了,不需要自己爬。众生百态,不能因为轻松而沾沾自喜,也不能因为太累而干脆放弃,毕竟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  回想自己的2018年,没有太多的意外,也没有太多的惊喜。我能掌握主动权的事情,基本控制在我预期的范围内,我拿不到主动权的事情,也没有取得太大的进展。我有预感未来的某一天,我会为自己这一两年没做的,不敢做的事情感到遗憾和后悔,但是我真想告诉未来的自己,现在的我已经尽力将手上的牌打好,手上的好牌不算多,难免会过于小心和犹豫,这自然是需要改进的地方。另外一点是,有些事不能看得太明白,或许是我自认为看得太明白了,就好比我站在此处,看到路的远方写着此路不通的牌子,我便不再想往前走了,心想既然此路不通,我何必浪费我的时间和精力再走过去呢,我何不换一条路,毕竟走过去再走回来除了时间精力成本外,也是会累的,走多了太累了,以后就更走不动,更不想走了。如果我没看清那个牌子,兴许我会怀着希望与好奇心走过去,走到最后发现写着此路不通,但也有可能此路不通旁边会放着另外一条路的指示牌,你可以继续走下去,刚才走过的路并没有白费力气。看得太明白了就丧失了很多可能性了!而我终有一天会为这种可能性后悔的。

​  最近一段时间,越来越意识到20岁到30岁这十年的积累可能对一个人的下半辈子甚至下一代产生的影响。10年的前一半时间大多在学生阶段,大学或者研究生,后一半的时间则在步入工作的5年期内。而这10年的效应是在前一年的基础上累增的。总是说三十而立,三十岁好像是一个分界岭,需要更换角色,进入下一个阶段的打怪中,如果把三十岁作为一个路标,又觉得没有缓冲期,那28岁呢,当28岁的时候,我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这样想来,所剩的时间不算多也不算少,不过时间真的很快,想想却会有点焦虑了。像极了考试倒计时,总觉得什么都没复习,这个也会考,那个也会考,如果我早点把基础打好一点,或许就会比较淡定了,但是对于过去对于未来,你都无能为力,所能够把握和支配的只有现在,这种焦虑感来源于什么都要复习,却又复习不下去,浪费了一点时间就会陷入自责与愧疚中。

​  2018年真的要过去了,外部环境来讲,这一年并不是很好的一年,都说10年一周期,1998年、2008年经济都不是太好。而2018年对我来讲,有些事情没达到预期,而我又暂时想不到好的办法。努力就是一个不断获取主动权的过程,但有的努力也不一定可以拿到主动权。过于理性,不好;想太多,不好;不敢轻易尝试,不好。

​  今天晚上下雨了,天还真的有点冷。

​  ​             ​  ​          ———于2018年12月23日晚,雨

推荐文章



支付宝打赏 微信打赏

赞赏一下